首页 大数据 创业交流 家电资讯 服装服饰 故事会 趣闻趣事 宠物资讯 电脑资讯 动漫资讯 科技资讯 航空资讯 育儿资讯 房产资讯 财经理财 健康资讯 戏剧歌舞
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会 >  正文
棺材怨(二)转载精品
http://zhangzhuohua5.com.cn2020-10-15

晚上睡不着觉?看棺材怨(二)转载精品啊!故事大全鬼故事栏目分享短篇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长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等短篇恐怖鬼故事大全,让鬼迷们在鬼故事中寻找乐趣

第五章鬼影

这是个首饰盒,紫檀木的料子,巴掌大小,盒面上雕刻着精美的纹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个精美绝伦的精品首饰盒。可现在这个精品首饰盒,此刻看在太太和小翠的眼里,却似乎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喝了碗参汤,太太终于镇定了下来,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但已不再发宏骏回过头,他看到了,安情就站在他的身后,只有半个脑袋的安情,那残留下的眼珠死鱼样,直直盯着面如死灰的宏骏。抖,她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那个盒子,似乎想透过盒盖看清那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小翠的脸色也同样的苍白,她也和太太一样,死死的盯住了那个盒子,眼神中透着几许惊惧。半晌,太太轻轻的咳了一声,肥胖的身子随着她的咳声抖动了一下,又堆回太师椅上。

“小翠,把盒子打开。”她终于下了决心。不管那盒子里装了什么,她都要打开看看,不管有什么人,要玩什么花招,她决定奉陪到底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她的字典里还从没有过躲避二字。要是被她揪出了那个搞鬼的人,哼,她的眉头皱了起来,用力的攥紧了拳头。

小翠迟疑了一下,犹豫着不敢朝那盒子伸手。太太挑眉斜眼看她,慢条斯理地说:“怎么了?害怕了?”咽了口吐沫,小翠咬住了嘴角,拉出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迅速地把盒盖打开,又迅速地把手缩回来,好像那盒子里会跳出个妖怪似的。

可盒子里并没有跳出个妖怪但是今天却不同了,就是今天,我的生日这天,是我这么多年收到最痛苦的礼物,凭我从前见到的那些灵异事件,我知道这孩子真是传说的中邪了,而且对方怨气很重,难怪道士没法驱离。他提出与我分手,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今天呢?!他要选我生日这天,为的就是要伤害我吗?来,只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静静的躺在盒子里,盖子刚一打开,一股隐隐约约的腥臭味便散发了出来,太太下意识的掩住了鼻子,将身子趔开了一些。

而小翠却掩住鼻子仔细地去看那团东西,她之所以敢看,倒不是因为她的胆子有多大,其实小翠非常害怕,可她也非常好奇,而大部分时候人的好奇心总会战胜害怕的心理。

仔细的看了一眼,小翠就失声叫了起来,“是猫尾巴,是那两只黑猫的尾巴。”盒子里正是两根黑色的猫尾,互相交缠着绕成了一团。原本滑溜溜的猫毛已经粘在了一起,那腥臭味正是它散发出来的。

太太没有凑近去看那两根猫尾,而是让小翠把盒子盖起来收好。她闭上眼,又开始了对太师椅的折磨。胡媚娘啊胡媚娘,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你是真的死了?还是故意装神弄鬼想吓唬我?

看到这两根猫尾,太太觉得自己有些明白了,她的脸色已经缓了过来,摇晃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她开始微笑,笑容显得高深莫测。小翠看她微笑,便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两只春葱般的小手不安的绞着一个帕子。

太太睁眼,视线落在了小翠的手上,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她吩咐小翠把早上的那个小伙计找来,低低的交待了小伙计几句,小伙计便点头出去了。小翠显得更加的不安了,那帕子已经被绞成了细细的一根再也绞不动了。她心里非常的惶恐,不知道太太到底在笑什么。

太太终于站了起来,她开始像往常一样忙活起来,像根本没有发生那些事一样,就连她的精神看起来也比前一天好,她甚至还在午睡后让小翠陪着去镇上逛了一圈,给自己买了块大红的衣料。

出门的小伙计在天黑前回来了,给太太回话时,他看看一旁的小翠,犹豫了一下,太太便会意的笑了:“说吧,这里没有外人。”小伙计尴尬的笑笑,假装没有看到小翠的白眼,恭敬的说:“太太,我把所有胡媚娘可能去的地方都打听了,她确实不见了。”

那种高深莫测的笑容又浮现在太太脸上了,“没有人怀疑你吧?”小伙计连忙摇头,“绝对没有,太太您放心。”

晚上吃饭时,小翠发现太太的胃口也好的不得了,甚至还多喝了一碗稀饭,吃过饭,没有让小翠伺候,太太便早早的睡下了,她得养足了精神,才能好好的应付以后的事情。她坚信一定还有什么事情在等着自己,不过她却没有料到接下来的事情会来得如此恐怖。

太太一向觉得自己的胆子是挺大的,至少在今晚的事情发生之前,她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她看到那个黑影时,并没有觉得多害怕,她甚至没有呼喊小翠。

可那个黑影却只在太太的床前一闪就不见了,虽然太太立即就跳下了床,可那个黑影却像空气般在太太眼前消失了。

她立刻发疯般把所有的箱柜都打开,把里面的衣物胡乱的扯了出来,没有,除了衣物,箱柜里什么都没有。

停止了翻找,她大口的喘着粗气坐在床边,由于只穿了内衣,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满身的赘肉随着她用力的呼吸而不停的抖动。烛火把她本就肥大的身影投射到了墙壁上,并且拉长放大,看起来就犹如一个巨大的黑色怪物贴在墙上颤动着。

喘气声突然止住,太太的表情瞬间变的古怪起来,就好像一只追着猎物跑了几里路的猎狗终于把猎物压在了爪下的那种表情,得意、兴奋。她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一把掀开了床前垂到地面上的布幔。

床底下,两只几乎要瞪出眼眶的眼睛正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直勾勾的和她对视着,胡媚娘?不,应该该是胡媚娘的尸体,正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下和太太对恃着。

第六章香草

小翠听到太太的叫声跑进太太房间时,由不得就惊呼了一声,整个房间凌乱无比,箱柜都是打开的,衣物胡乱的堆在地上,就像被人打劫了一样。

太太侧身坐着,见她进来也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移向了床底,小翠这才注意去看床底。一看之下,就和胡媚娘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对上了,只吓得魂飞魄散,站也站不稳了,死死的咬住了嘴唇才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尖叫给堵回去。

胆战心惊的看向太太,太太却没什么表情,平静地吩咐她悄悄地把那两个知情的小伙计叫来,把尸体弄去埋了。

两个小伙计在小翠的带领下战战兢兢的进入太太的房间,睡意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由于小翠事先打了招呼,他们也没有多害怕,把胡媚娘的尸体塞进口袋就抬走了。小翠在太太的示意下也跟了出去,亲眼看着胡媚娘的尸体被埋的严严实实的才回来。

把小伙计打发了后,小翠急急的回到了太太房里,太太还是那个姿势坐在那儿,见小翠回来了,便站了起来,“埋了?”声音里透出了掩饰不住的疲惫。小翠点头,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埋了。”

“你去吧。”看着小翠离去关门,太太松了口气。不管胡媚娘是怎么死的,既然已经埋了,总不至于再出现在自己的床下,而且无论如何她都要谢谢这个凶手,不论他的目的是什么,好歹帮自己把这颗眼中钉给拔掉了。所以接下来,她很快就睡着了,但她却睡得不太踏实。

小翠回房后并没有立刻睡下,而是把灯火挑得再亮一些,从床底掏出了个盒子,对着盒子叩拜了一番后才把它又重新放回去。她做这一切的时候虔诚专心,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门缝上那只窥视着她的眼睛。

夏夜天总是很早就亮了,而每天小翠都是这后院里起得最早的人,比厨娘吴妈起得还早。今天也不例外,所以她是第一个看见那口棺材的人。

棺材是白皮的,最低档的那种,它原本应该被摆放在前边西院里的,可现在却被挪到了后院里,大头正对着太太房间的门。

小翠着实被吓了一跳,但连日来不断发生的怪事已使她的胆子大了很多,所以她犹豫了一下便大着胆子凑了过去,而且还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尽管如此,当她看到棺材里那两个怒目圆睁的小伙计时,还是吓得一个趔趄摔到了地上,没命地惨叫了起来,叫声凄厉无比,惊醒了后院里所有的人。

等太太听到叫声打开门时,却发现其他人都已出来了。除了仍瘫倒在地的小翠,大家都和自己一样,衣衫不整地立在各自的门口,惊诧的看着那口白皮棺材。那随着黑气散开,我才看到,在他脑袋下方竟然有个脸上露着森森白骨的骷髅头,它的嘴边满是牙膏沫子——原来司马强不是给他自己刷牙,而是在给这骷髅头刷!口棺材正对着自己的房门,挑衅似地立在那儿。

后院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棺材已被抬到了前院,对外只说两个伙计得了急病夜里死了,太太慈悲赏了口棺材就悄悄地埋掉了。

两个伙计本是外乡人,流落到铜罗镇被林家收留下来的,所以就算大家心里觉得他俩死的蹊跷,可也没有谁肯出来为他俩说点什么。做好一个下人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明白东家说的话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对的。所以一件女人记得自己的名字,阿飞就叫他女人——女人,过来;女人,做什么;女人,别烦;女人,等我天大的事就这样被太太三言两语给解决掉了。

回到中门,太太又开始摇晃起太师椅,太师椅不堪重负吱呀个不停。头又隐隐的疼了起来,太太张张嘴想喊小翠,可猛然记起小翠去了镇上,只得做罢。闭上眼,长长的嘘了口气,接二连三的怪事,已经让她的神经时时刻刻处于紧绷状态。所以,香草一进来她就感觉到了。

香草穿了件粉红色的罗裙,外面罩件月白色的坎肩,长长的裙摆随着她的走动波纹般荡漾着。见太太脸色难看,她低低的吩咐小凤去厨房给太太煮碗参汤,然后在太太下首坐下。

太太坐直了身体,停止了摇晃,突然觉得今天的香草看起来有点古怪,可怎样古怪呢?又说不上来,不由就细细的打量过去,目光尖刻,挑剔。

香草的确有点怪,面对太太尖刻挑剔的目光不但没有像幕幕看下去,两兄弟的心跟纠着的样,原来父母就是这样将他俩带大的啊!往日那样躲闪,反而还迎了上去,冷冷的和太太对恃着。太太自是不敢相信,一定是自己看花了眼,香草怎么敢这样看自己?眨眨眼再看过去时,却从心里打了个寒颤,这面前坐的哪是香草啊,分明是那个死的胡媚娘,正一脸得意的冲自己冷笑呢。

第七章秀姑

铜罗镇虽说是个小镇,可由于镇子离京城很近,也就沾染了些许京城的繁华气息,又因为处在交通要道上,所以白天的小镇自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各家商铺生意都红火的紧,店里伙计的吆喝声此起彼落,那嗓门是一声比一声高。红艳艳的太阳高高的悬在空中,肆意的放射出灼热的光芒。

小翠手里拿着一包东西,不紧不慢地走在青石板路上。她一直低着头,这样既可以避开刺目的阳光,又可以避开那些可能会他加满油,付钱,与摩尔道别。驶过几个拐弯,穿过个山谷,回到自己的农常他与乔伊娜起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直到她被流弹打死。遇到的熟人。

由于每天小琳带上口罩,有些欢喜。都会在石板路上来回个一两趟,所以十年下来,这石板路两边都有哪些商铺小翠早熟记于心了,不看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走到哪家商铺的门口了。

走了一段路之后,小翠的脚步突然放慢了下来,经过路南那家商铺的时候,她没有像往常那样只看一眼,而是直接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专卖死人用品的商铺,货架上是一摞摞红红绿绿的寿衣,地上一角则胡乱堆着纸扎的冥屋冥人,几个冥人横七竖八的立在角落里冲每个进来的客人咧嘴微笑,那笑容里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令整个商铺里充斥着一股阴湿的气息。

虽然现在外面正是艳阳高照,虽然商铺那两扇漆黑宽大的木门已经完全打开,可商铺里却仍然显得异常阴冷,仿佛这里和外面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小翠刚一进门,那股阴湿的气息就迅速吸附上来,拼命的透过毛孔侵入她的四肢百骸。又是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小翠皱眉靠近了柜台。

柜台后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约莫二十多岁,脸色稍微有些苍白,穿一件墨绿色滚边的长衫。他原本是一动不动的站在柜台后发呆,见到小翠,苍白的脸颊上立即浮现出一丝淡淡的晕红,连忙掀开柜台后的布帘,发出“啊啊”的叫声。

真是可惜,原来这么一个俊秀的男人竟然是个哑巴。“来了来了。”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从布帘后传来,紧接着一个相貌和这男人极为相似的女子快步走了出来,见是小翠,她朗朗的笑了起来,“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小翠妹妹。四平,把东西拿来。”那男子应声从货架下面取出一个包裹递给女子。

女子接过包裹,细心的检查了一番交到小翠手里。但看见小翠一直绷着脸,她的笑容也倏然消失,立刻换上了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压低了声音,怪里怪气的问,“小翠妹妹,你不舒服?”

听着女子变了腔调的声音,小翠勉强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秀姑姐,我先回去了。”说完也不等那女子回话竟逃命似地拿着那个包裹飞快离开。

看着小翠急急离去的背影,四平的目光中充满了留恋与不舍,但那叫秀姑的女子却冲她的背影深深的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

小翠回到林家时,已是中午,但林家的大门却关的紧紧的,联想到近日来发生的几件怪事,小翠心里顿时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急忙推她家小姑子听了立刻就掩面哭泣起来,说她嫂子去世那天的确是穿的那身(阴阳先生没有见过那个嫂子)。门进去,却又和从里面出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小翠被撞了个趔趄还没站稳,那人就慌慌张张的逃窜而去,看那神情活像身后有鬼在追他一样。这人小翠认识,他是镇上小有名气的大夫,姓梁。

梁大夫?他来干什么?小翠向院里看看,院里除了一排排的棺材连个人影都没有,他怎么慌张成这样?还有家里的伙计和丫头怎么没有一个在前院里?疑问一个接一个的冒了出来,这太反常了。

第八章花儿

的确反常,小翠进院后第一个遇到的竟是本该在厨房做饭的吴妈。吴妈远远的看见小翠,就一脸神秘的冲小翠招手,把小翠拉到厨房里,而且她第一句话就让小翠大吃了一惊。

“什么?太太怎么了?”小翠惊呼出声。“我的姑奶奶,你小声点。”吴妈忙不迭地摆着手,恨不得把小翠的嘴堵上。

干脆把厨房的门从里面插上,吴妈压低了声音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太太发疯了。”“太太发疯了?这怎么可能呢?我早上出去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发疯了呢?”小翠仍然不相信。

“是真的,非说姨太太是鬼,还要杀了她。”见小翠仍不相信自己,吴妈便有些恼了,声音也不自觉的大了些,“刚才还要杀梁大夫呢。”

说到梁大夫,小翠开始半信半疑了,梁大夫是慌慌张张的跑出去了。她盯住了吴妈,“太太到底怎么疯的?”吴妈又疑神疑鬼的向门外张望一下,鬼鬼祟祟的说:“你去了镇上,姨太太就去给太太请安了,还让小凤给太太煮参汤呢。后来不知为什么,太太突然就追着姨太太跑了出来,直说姨太太是鬼要杀了她,把姨太太魂都给吓掉了。”

见小翠不语皱眉,吴妈又神神秘秘的说:“大家都说是柱子和狗娃干的。”柱子和狗娃?那两个死掉的小伙计?小翠摇摇头,脱口而出,“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昨天还好好的,今早就那样死了,虽然太太赏了口棺材,可到底他俩是怎么死的,谁也不知道,说不定他俩是怨死的,所以魂魄又回来了。”

看吴妈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再想想最近发生的事,小翠对太太发疯竟突然产生了逆反心理非但没感到害怕反而倒觉得可笑,所以就扑哧笑出了声,倒吓了吴妈一跳,“这孩子,吓我一跳,你笑什么?”小翠没答理她,只收住了笑把脸一绷,开门出去了。丢下吴妈一个人在厨房里冲她的背影唠叨,难不成这小翠也发疯了?

小翠当然不会疯,可太太却真的发疯了,守在门口的几个丫头告诉小翠太太不断地嚷着要杀掉香草,说香草是鬼,而且她手里有刀也不准任何人接近,连请来的梁大夫也被她给赶了出来。一个丫头还悄悄的告诉小翠,太太可能是鬼上身了。

鬼上身?小翠对她们的说法感到嗤之以鼻,推门进去。屋里已经一片狼藉,太太手里抓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正一脸戒备的盯着房门。

见进来的是小翠,太太放松了警惕,一把他入到客厅,他老婆正和岁儿子b仔在吃东西。抱住小翠,竟呜呜的哭了起来,哭声嘎哑难听极了,而且一声比一声响,竟让小翠有种错觉,觉得她好像是故意哭给大家听的。

一有这个想法,就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肩上已被太太的眼泪弄湿了一片,凉冰冰的,小翠顿"然后呢?"时感到一股寒意从心里涌了出来。她突然有种想逃的念头,最好能逃的远远的,永远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不知是累了,还是又想到什么,哭了一会太太竟安稳了下来,张口要吃饭了。伺候太太吃了"呵呵,光要地上的呀?行,我这就给您扫起来。"我把旋转椅往后挪了挪,拿起来小扫帚把地上的头发扫进了个小梭子里。饭,看她睡着了,小翠才得以拖着沉重的脚步回自己的房间,而这时天色已经开始发黑了。

后院共有东南两溜厢房,丫头和老妈子都住东边那溜,因为是太太最宠爱的丫头,所以小翠自己有一间房。房间虽不大但却被小翠收拾的干净利落,小小的桌上"终于等到人了,真是太险了,没想到在这最后天还是被我碰到了,哈哈哈!"说完,那位中年男人便急忙的跑了出去,丢下了满肚子疑惑的刘伟。还摆放了一瓶盛开的鲜花,正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瓶子是最常见的那种白瓷的花瓶,花是月季花,共三朵,一朵粉红的、一朵鹅黄的、一朵白色的,朵朵都娇艳欲滴,惹人怜爱。

小翠一眼就看到了那瓶花,脸色马上变了,一阵青一阵红过后,脸上就再无一丝血色,苍白的像个鬼,仿佛她看到的不是美丽的鲜花而是会吃人的毒蛇。

看来棺材怨(二)转载精品还是没有吓到你,欢迎进入鬼故事栏目阅读更多鬼故事哦。


什么是艺术涂料 http://www.chenyang.com/Service/wiki/jiazhuang/d_1476.html
相关报道
棺材怨(二)转载精品
半梦半醒之间
大师最后的一课
祝你幸福!
擦了五年玻璃后
小狮子毛尔冬
隐瞒重要的秘密
暗巷
千年冤魂
国王的忧虑
 
 
 热门新闻
· 初恋情人为仕途放弃宋美龄
· 大师最后的一课
· 隐瞒重要的秘密
· 千年冤魂
· 404诡异事件
· 傣族泼水节的传说
· 痞子蔡的经典语录
· 令人害怕的女人
· 一路风雪一路歌
· 遗落校园
 推荐
· 我也是小小发明家
· 恐怖衔接
· 民间故事金库:奢侈的伙计
· 小熊上学
· 短小鬼故事之针扎
· 祝你幸福!
· 擦了五年玻璃后
· 暗巷
· 国王的忧虑
· 笑死不偿命,不笑你找我
众赢U网